玉山薛河新闻>搞笑>为什么黑彩一定会输,摇滚搞了一个科学家|人在西安

为什么黑彩一定会输,摇滚搞了一个科学家|人在西安

访问:147发布时间:2020-01-11 15:50:26

摘要: “科学家”这个词,在很多人心中,都是在实验室中深居简出醉心科研头发花白的长者形象,很难将这种形象与摇滚乐手那种个性张扬不修边幅的刻板印象联系起来。你们这些科学家,要加油啊!我怀疑他们并没有对后车的位置和速度进行一个很精确的检测,我们的无人车,会在车后方装一个八线激光和侧后方毫米波雷达,能看110度视野,可以跟踪后车的位置和速度。

为什么黑彩一定会输,摇滚搞了一个科学家|人在西安

为什么黑彩一定会输,“科学家”这个词,在很多人心中,都是在实验室中深居简出醉心科研头发花白的长者形象,很难将这种形象与摇滚乐手那种个性张扬不修边幅的刻板印象联系起来。

但是在西安交大的视觉认知计算与智能车实验室里,『美观live』遇到一位另类的科学家——翠翠,他不仅是无人车科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地下摇滚乐队的吉他手,这两种截然不同身份看上去很有意思,于是我们和他聊了聊。

然而对话的开始,是从数次打断谈话的电话铃声开始的。

问:这几辆车都是无人车么?

答:对,都是我们试验用的无人车。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

(三分钟后)

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

对!无人车!无人车本身它的系统架构,我们分了几个模块,一个我们叫感知模块,一个叫决策规划模块,一个叫控制模块……(此处省略十分钟科普内容)

问:要不,你先说点我能听的懂的?

答:好的,其实就是……对不起我先接个电话……

(三分钟后)

问:你好忙,我以为科学家都不太做琐碎的事务性的工作。

答:首先,我是一个科研工作者,不敢称“家”。其次,我现在要负责整个课题组的研究进度和日常管理,我们项目组特别缺人,压力也很大。

除此之外,我还是交大一个少年班的班主任,明天还要给他们开班会。在完成这些工作的基础上,我也要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务。交大很多年轻教师都是这样的。

问:那你还有时间参加乐队排练么?

答:有啊,我其实还是能挤出时间排练的。从今去年3月份,我们乐队就开始筹备,用三个月的时间,录上12首歌,出一张专辑。

问:这都半年了,录了几首了?

答:五首……因为主唱没时间!

问:一个不靠谱的主唱确实会拖累乐队。

答:对,尤其是一个特别胖的主唱,拉低了我们乐队整体的颜值,哈哈哈哈……

问:我们还是继续聊无人车吧,交大的无人车技术在全国能排第几?

答:top1、top2我不敢说,top5肯定没问题。

问:那中国的无人车在全世界能排到什么位置?

答:接近一流水平吧,接近。最高水平肯定还是美国、欧洲这些地区。因为他们已经做了很久。中国的特点是,整个市场都比较活跃,有大量资本注入。

问:对,感觉每个大科技公司都在做无人车,好像明年就能开上无人车了似的。

答:实际上,无人车全面商品化,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保守估计,还得30年。

问:……你们这些科学家,要加油啊!

答:夜以继日啊,我们课题组很缺人,教师学生总共也就十来个,每天工作很久。据我所知,比如百度做无人车,就有几百号人吧。

问:所以他们老板已经能坐着无人车能上北京五环跑了。

答:百度当时演示的demo,技术上完全是可以做到的,我们也可以做一样的事。而且他技术层面上还做得不太好,比如压实线、别后车等等,没有给后面的车足够的反应时间,导致后车突然急刹车,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我怀疑他们并没有对后车的位置和速度进行一个很精确的检测,我们的无人车,会在车后方装一个八线激光和侧后方毫米波雷达,能看110度视野,可以跟踪后车的位置和速度。

问:你们的车上路跑过么?

答:去年我们在常熟参加比赛,车在常熟的三环跑一圈,二十多个队伍参赛,其他参赛车都有驾驶员在车上随时监控,只有我们的车是唯一一个没有驾驶员的只靠车自己在跑的。

问:最后得第一了吗?

答:综合全国第二名。因为我们对规则理解有点问题,我们以为车到终点要冲刺冲线,就像马拉松比赛最后要冲过一个缎带那样,没想到是车轮没有准确停在终点线上,就被扣了分。

问:你能不能不要给你的车加这么多戏?

答:可能我当时想的太多了。

问:为什么这么喜欢研究无人车呢?

答: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电视剧是《霹雳游侠》(knight rider),现在的印象都非常非常深。霹雳游侠里那辆车叫kitt,很酷很智能,可以和它对话。印象最深的一幕是男主角有一天开车睡着了,头歪着,但是车还是自动驾驶。

后来我做了无人车,感觉和小时候的关系还是很大的,冥冥中的联系。虽然隔了很久,当时应该是八十年代末放的吧。啊,无意中暴露了年龄。

问:没事,我们都是九零后。

答:对对对。

问:你最欣赏的科学家是谁?

答:alberto broggi和sebastian thrun,都是我们这个领域的。alberto broggi是我的意大利导师,腿长一米八的帅哥;sebastian thrun是个天才,非常天才,但是不擅长和人打交道。

问:这倒是挺像天才的摇滚乐手。那你最喜欢的乐手是谁呢?

答:最爱的乐手是黄贯中,最爱的音乐人是黄家驹,最爱的乐队是beyond。

问:区分得这么清楚?

答:我从六岁就开始听beyond。当时大我十岁的表哥。

问:十岁?

答:四岁!4!four!抱歉我是四川人……当时大我四岁的表哥拿他的beyond磁带,换走了我刚买的四大天王磁带,从此我就爱上了摇滚和beyond,我算是他们的骨灰级粉丝吧哈哈哈。

问:应该感谢你的表哥,不然你今天可能最爱的音乐人就是凤凰传奇了。

答:我在本科的时候积极申请去香港的交换项目,就是为了给黄家驹扫墓。后来申请成功,我就跑到黄家驹墓前,唱了一首《海阔天空》,妈的,哭成狗了。

问:所以说相比科研,音乐给你的成就感和激情更大?

答:也不能这么说。我记得有一次要完成一个任务,但我们的无人车有一个路线动作做不了,后来我和师弟们一起攻克了这个问题,当我们看到车子按照规定动作一遍遍的完美的行驶的时候,我一边拍着师弟的肩膀,一边流眼泪,那种成就感,真的,可能别人很难理解。

问:如果假设因为某种原因,科研工作者和乐手这两个身份必须放弃一个,你会放弃哪一个?

答:可能会放弃乐手吧。

问:为什么?

答:你知道搞摇滚的有个“27岁俱乐部”这个说法吧?jimi hendrix,kurt cobain等等这些天才都是27岁死的,所以,我27岁的时候,在意大利留学,当时年轻嘛,觉得自己既然27岁还健在,可能成不了伟大的摇滚乐手了。

生日那天喝了点酒,我自己建了一个blog网站,叫“无人驾驶的摇滚大巴”(www.dixiaocui.com),把我在国外学习到的无人驾驶的科研心得以及国内无人驾驶的发展现状写在上面,当时互联网上关于无人驾驶技术的中文内容还很少,可以说我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这个领域的人之一吧。

问:但是搞科研不像搞乐队,科研没有粉丝吧。

答:也不会啊,我也算是个知乎小v,我每天坚持一点到一点半之间,用半个小时来回复邮件和知乎的问题,主要是关于无人车的,关注的人也不少。

问:你很会利用碎片化时间。

答:是的,包括排练,我希望以后一周也能挤出时间排练一次。

问:你觉得搞科研和搞音乐,哪个更有可能让你脱单?

答:非要选么?

问:你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人

答:可能我更希望自己找一个,比如说,理工科……其实我对对象的专业没有要求……

问:你已经说了“理工科”了,改口已经晚了。

答:还是希望她能有些文艺方面的爱好啦。不过我现在忙的也没时间相亲。

问:近期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答:在胳膊上纹身。

问:我可以推荐“人在西安”写过的纹身师给你认识,你准备纹什么文字图案?

答:好啊。我想在胳膊上纹一句拉丁文,大意类似于“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以上图片由joy time贝斯手提供,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作者:墨楚&熳熳

贞观作者

武王新闻